当前位置:www.301net?>?人力资源?>?详情页
详情页

明星项目经理:柳江上的“筑梦人”——记www.301net2018年度“明星项目经理”刘明友

来源:作者:范燕宾 温柏杰发布时间:2019年05月05日阅读量:

打印

  说起刘明友,给人的印象是中等偏瘦的身材,国字脸上戴着一副略显老派的眼镜。目光坚定、步履从容的他,平日里较少说话,只有桥梁建设才是打开他话匣子的唯一“钥匙”。自2004年起,刘明友先后参与了柳州三门江大桥、静兰大桥、双拥大桥、白沙大桥、凤凰岭大桥(在建)等5座大桥的建设任务,凭借着对桥梁工程建设的一腔热血,他勇敢挑战了一个又一个的“不可能”。
  
  “张飞穿针”,完成首次“大考”
  2004年11月,刘明友从青藏铁路工程15标调任柳州三门江大桥项目,担任工程部副部长兼结构工程师。三门江大桥是当时国内跨度最大,桥面矮塔斜拉桥。由于大桥工期仅有588天,刘明友第一时间投入工作,按照自下而上的结构内在逻辑设计施工路线,抓住了桥梁主体工程这个核心,充分考虑了施工区域地貌及水文情况,对大桥桩基、墩身、支架、现浇梁的施工顺序进行了缜密思考,仅用不足一个月的时间便交出了一套完整的结构施工方案。得益于前期基础扎实,大桥的建设过程平稳顺利。2005年10月,刘明友交出了他的首份“造桥答卷”。
  
  2006年9月,刘明友第二次来到柳州,担任柳州静兰大桥项目总工程师。“时隔1年再次接到造桥重任,不变的是负责技术工作,变化的是肩膀上的担子更重了。”刘明友第二次踏上柳州时感慨道。按照设计要求,静兰大桥拆除必须把原有桥面、桥拱拆掉,再在原有支撑力下扩宽桥面,把拱形桥改建成斜拉桥,施工难度相比建设一座新桥只高不低,稍有不慎就有可能发生“多米诺骨牌”式的倒塌。
  
  项目开工后,刘明友带领技术团队认真梳理大桥改造的每个环节,2007年2月,大桥建设正式进入攻坚阶段,需要着手准备桥西面下游外侧拱肋整体拆除任务。为了让大家对这次任务有一个具体的认识,刘明友想到了他非常喜欢的“拆积木”游戏,通过形象的比喻,很快便带领技术团队展开了专题研究。由于桥的拱肋之间水平跨度为94.3米,拆除过程中若内力突然释放,将产生较大的弹性振动导致原稳定的结构体系被破坏。即便拆除过程顺利,但是否整体拆除成功还要在上游部分拆除时才能见分晓。为了确保施工过程万无一失,刘明友积极“借智借脑”,专门邀请四川交通公路勘测设计研究院、铁一院监理有限公司等多方专家到场“会诊”,经过反复验证以及两次预演之后,才正式开始实施。
  
  4月18日当天,拆除所需的两台合计吊重100余吨的龙门吊早已准备就绪。此时的刘明友即便胸有成竹,却仍然手心捻着一把汗。当日16时45分,大桥下游部分第一个拱肋整体切割正式开始,足足用了3个小时,60吨重的拱圈方才被缓缓吊至河岸边。从首个结构物拆除到最后一块结构物落地,整整两个月的拆除周期,刘明友带领着技术团队平稳顺利的完成了这项堪比“张飞穿针”的挑战。
  
  有的放矢,破除关键阻碍
  2008年底,刚拭去首次挑战极限留下的汗水,刘明友又迎来了国内首座、世界最大跨度单主缆斜吊杆地锚式悬索桥——柳州双拥大桥的建设任务。
  
  柳州双拥大桥总长1937米,主跨430米一跨过江,主塔为A型三维变截面钢箱结构,高达105米。在拿到施工送审稿时,刘明友想到自己在踏勘现场时看到那些支离破碎的溶蚀地质,脑海里浮现出了一系列难度高的施工场景:大型深基础、岩溶地质压浆止水、大体积混凝土浇筑、大节段吊装。不论是哪一个环节,只要放松一丝警惕,都够他 “喝一壶”,一时间,项目施工陷入僵局。经过一番思索,刘明友决定打破常规的“等图施工”操作方式,按照“在设计时优化、在预算上细化、在施工时严谨”的施工思路,将准备工作做在最前,做到“先声夺人”。
  
  由于双拥大桥深基坑分为上下两部分,顶口直径108米,底部直径61米,同时,施工区域距柳江仅有100米,且毗邻铁路运营线,地下溶洞呈串珠状相连,施工时极易发生边坡坍塌、涌水、危及列车运行等高风险事故,经过综合考虑,刘明友决定将深基坑施工作为第一个突破口,通过与设计单位沟通,实现施工与设计联动,对基坑支护进行动态化设计。将原本设计的矩形锚碇变为圆形,有效确保了边坡稳定与结构受力符合现场实际,实现了喷锚与支护桩融合、逆作拱墙与止水帷幕融合的支护体系,为大方量土方快速开挖创造了可能,打响大桥建设“第一枪”。
  
  2010年3月,项目部正在积极准备南岸索塔吊装支架搭设这一关键工作。一天晚上8点,刘明友在现场巡查时无意中听到工人们在讨论:“这几天活干得少,钱也没怎么挣。”,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刘明友当即找出了近一周的现场报告,对现场工期滞后原因进行了分析,并第一时间将此事对后序索塔吊装和钢箱梁顶推造成的影响对项目主要领导进行了解释。当晚,项目部便组织相关人员疏理施工顺序以及物资机械配置方案。自此之后,刘明友每天坚持召开现场碰头会,及时听取班组意见,协调解决各类问题。6月18日早晨6点,刘明友亲自下达了南塔首次吊装指令,向建设最难点发起冲击。
  
  在刘明友和项目部全体成员的共同努力下,双拥大桥不仅成为2013年度广西壮族自治区唯一获得“鲁班奖”的交通基础设施工程,同时还斩获了詹天佑奖、国家AAA级安全文明标准化工地等多项荣誉。项目部提炼总结的《大跨度单主缆宽幅悬索桥施工技术研究》也获得多项行业大奖,填补了国内相关桥梁建设领域的空白。
  
  独当一面,迎来“化茧成蝶”
  2015年8月,刘明友离开黔张常铁路,第三次奔赴柳州迎接挑战,被委任为柳州白沙大桥项目常务副经理。白沙大桥为“空间异形扭曲反对称斜拉桥”,建设规模为世界上同结构类型桥梁中最大的一座。刘明友明白,要干好这样一座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大桥,全方位、多角度的管理是他前进路上必经的挑战。
  
  如何使复杂的管理问题简单高效?经过细致思考,刘明友决定从他擅长的技术角度入手,将技术管理融入项目管理中。由于白沙大桥施工周期共跨越三个洪水期,可用工期短,且集中在春节前后的旱季。对此,他紧紧抓住关键线路,在施工组织上采取“游击战”的策略,将顶推支墩与主塔支架混凝土钢管桩和新增的深水岩石基坑等作业在柳江平峰期按计划稳步推进。并在汛期见缝插针实施基坑整平、焊接平台、主塔基础作业及岸上引道施工。
  
  “白沙大桥在建设过程共有‘两重四难’6大关键点。我们的技术团队针对每项重难点均编制了专项施工方案,提炼出50项具体措施。”刘明友自豪地谈到大桥的技术研究。白沙大桥的主塔为空间异形结构,仿佛将两根笔直的钢塔在106米的空中拧成一个“麻花”,使得建设难度呈几何倍数提升。刘明友专门引进了midas civil和Ansys等软件,建立了钢主塔有限元模型,对主塔吊装工程进行了全程模拟,并采用BIM技术建立钢塔模型,依据拟合塔轴线精确计算安装定位坐标。他还带领技术团队设计了能够满足主塔高度、异形结构、线性、稳定性要求的整体桁架,通过将桁架和立柱模块化设计,实现场快速安装和现场安装无焊接作业及各构件的循环利用,创下了项目绿色施工的经典案例。
  
  2016年6月13日,柳州迎来了百年一遇的洪水,汹涌的江水如猛兽般袭来,项目部随时可能被吞没。但如果这时候采取紧急避险措施,那么项目部前期的努力都将付诸东流。左右为难之时,刘明友决定与洪水“赛跑”。
  
  深夜2点,漆黑的施工现场人声鼎沸,虽然抢险工作已经持续了十多个小时,但每名参加抢险依然精神充沛,相互配合进行着各自的任务。经过连续24小时的奋战,项目部成功“跑赢”了洪水,挽救经济损失上百万元。
  
  2018年9月28日,柳州市政府在白沙大桥通车之际举办了柳州市重点工程集中开竣工仪式,市长吴炜将白沙大桥称作“柳州之门”,在成千上万的柳州市民的共同观礼下,“中铁上海局”成为了柳州市家喻户晓的明星企业。
  
  14年的时间,刘明友从一名普通技术骨干逐渐成长为五公司副总经理,用青春和汗水一路追逐着他的梦想,在无数荣誉和赞誉面前,刘明友谦虚地说:一切辉煌与荣誉只代表过去,只有不忘初心,才能一路踏歌前行!

分享:

www.301net版权所有???沪ICP备11011808号-1

地址:上海市宝山区富联路777号???电话:021-80277977???邮编:201906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